国产面膜价格联盟

“昨夜轻风”美丽名字的背后,是怎样神秘的奇女子?

海门日报2018-09-13 13:40:55


昨夜轻风,本名杨雪燕。江苏省南通市作家协会会员,海门作家协会理事,海门市摄影家协会会员。一个简静清朗的书香女子,喜读书,爱远游,玩摄影。曾担任诸多知名文学网站版主,文笔婉约细腻,有几十万字的散文诗歌散发于各报刊杂志。出版散文合集《时光书》,个人散文集《此去经年》。

1
舀一碗时光 烹煮文字
    —作家昨夜轻风印录
本网记者茅云华
    粉紫的底色里,坠入三片叶子,四个素字安安静静,告诉世人它的名字:《此去经年》。
    这是昨夜轻风最新出版的散文集封面。一本书,收录了她与这座城市对话的漫长时间里,所经历的人生、看到的故事和听说的爱情。像是一个悠然的茶艺师,她把每一个品茗者的故事放进壶中烹煮,也把自己的喜怒哀乐融入其中,再倒出来时,所有的醇厚芬芳都变成了让人遐想温暖的文字。
    假如你也饶有兴致,不如小坐,不如一品。

·

小城里的许多人,只要读书看报,大抵都对昨夜轻风这个名字熟悉。那些经常活跃在报刊上的文字,如同春柳夏花、秋月冬雪,在每一个季节里悄然浸染读者的眼帘。轻风,轻风——轻盈飘逸的名字,总是让许多人忘了她的本名。
    来自农村的女孩,早熟而懂事,酷爱读书,刚识字时就喜读《山海经》,读金庸,读梁羽生。清贫的生活给了昨夜轻风一颗善良的心,让她格外懂得生活的艰辛。她把上大学的机会让给弟弟,转而投入护士工作。但文学之梦并未破灭,闲暇时阅读、写作的她,终究按捺不住梦想的撩拨,报考了苏州大学中文系二度修学。如今的她,在海门人民医院党委办公室就职。人生履历表写到今天,每一个框框里的内容似乎都与文学千丝万缕。
    她说,小时候自己最快乐的事情是等待父亲外出回家,“老爷车”的帆布车袋,是她童年时的百宝箱,每次总能掏出一大堆书。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流转到父亲手上、不知道多少人翻阅过的旧书,有的没有了封面,有的连边角都毛了,但它们依然拥有巨大魔力,可以把童年装点成五光十色。
    她说,多少个暑假,当别的小孩子围在电视机前时,她们姐弟二人捧着旧书如饥似渴。忆起童年时的小屋,夏天的院子,红色的鸡冠花,粉色的月季花以及羞涩的夜来香,她嘴角含笑——花前月下,她曾与多少旧书深情相对。
    她说,最爱《红楼梦》。十三四岁就开始读,当时年少,只觉得黛玉才是最好的女子,很多次为她疼,为她哭。二十岁时再读红楼,却对林黛玉的爱淡了,反而越来越喜欢薛宝钗,觉得她是那样的知书达礼、懂事宽容、聪慧美丽,似乎走到哪里都会惹人喜爱。而相比之下,林黛玉则太过纤弱多疑。最爱的依然是湘云,从这个洒脱大气、锦绣袖口的女子身上,她总能看到自己的影子。如今再读《红楼梦》,又再度喜欢上黛玉的真性情,对里面的小人物多了份理解和宽容。
    她说,她对一切都可以宽容,唯独对书不宽容。工作之后的第一笔工资,她买了一本厚厚的《红楼梦》。市面上廉价盗版的书,她一眼都不愿多瞧。
    她说,书就该有纸的厚重、墨的香味。博客、微博、微信还没有像今天这么火的时候,昨夜轻风在文学论坛上做版主,参与命题文学竞技,夜晚与众多网友各自作诗再公开评析,不亦乐乎。后来,她和一些互相欣赏的网友共同出书,把青春过滤成书香弥漫。
    临床工作十年,她以仁心和技能服务患者,表现出色获得多项荣誉。2006年,患者经历的人情冷暖,被她酝酿成《泌尿科的故事》系列文章,连载到《海门日报》。这是《海门日报》首次连载副刊文艺作品。
    读者从那时候开始对她产生兴趣,小城里的人都在打听:“昨夜轻风”这么美丽的名字背后,是一个怎样神秘的女子?

·

文如其人,很多时候,透过一个作家的文字,可以猜出文字背后创作者的思想轮廓。顺着作家的思脉,又能依稀想象出他,或者是她的模样。
    许是受《红楼梦》影响,许是常常停驻在唐诗宋词里,昨夜轻风的文字婉约,故事细腻。翻阅《此去经年》,里面有旅行散记、人物小印、人生感悟,但爱情故事最是水灵。哲人说,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。昨夜轻风笔下的爱情,乖张,赤裸,热烈,现实得就像真的,而非在故事的基础上再创造。
    她写《想说爱你不容易》,主人公柳眉从H城驱车,带着愤怒去青岛,准备撕开丈夫许成外遇的真相。在啤酒街,丈夫的情人肖雪与柳眉坦诚相见,她告诉柳眉,一个身在异乡的男人压力有多大,生病时、孤单时有多无助。许成哭了,请求柳眉原谅,却又称自己离不开肖雪。看着无助的男人,柳眉想起肖雪说的话:其实我们不是敌人,因为我们都是真心爱他的。故事的最后,柳眉渐渐释然。
    她写《留守与出轨》,道出每一个留守妇女的心酸。当主人公红叶发现丈夫出轨后,没有责问,没有调查,更没有吵闹。留守女人孤独的背后是漠然。直到意外遇到学生时代的初恋,继而陷入一段恋情。家庭和婚姻,老人和孩子,红叶放在了心上,也扛在了肩上,但真正的爱情,她同样放在了心上,也抱在了怀里。文中写到,留守女人太艰辛,出轨的女人不一定是坏女人。
    她写《永远的格桑花》,女孩远走丽江,邂逅成熟男子,从此开启了一段浪漫的爱情,女孩为此不愿回家成婚。但理想与现实相隔太远,最后深爱的男子却劝她回家。凄美的爱情道出了一种悲凉和无奈。
    类如此类的爱情小说,一经发表,立即引来关注。但誉之所在,谤亦随之。
    有人觉得昨夜轻风“感情观不正”,不仅暗示女人该对婚外恋隐忍,而且有支持婚外情的隐意;有人觉得昨夜轻风不该把这类与世俗相反的爱情塑造进小说之中,相反,应该记录更多美好的爱情故事;还有人觉得昨夜轻风别有用心,正在以出轨、外遇等敏感话题博取关注度。
    面对这一波负面评价,轻风只是笑笑。
    她说,每个人的人生阅历不同,当然会有不同的价值观和爱情观。但人的思想感情是自由的,爱一个人很多时候都是不由自主的。“爱不是自私的占有,成全和祝福,其实也是一种深重的爱。”
    她讲起苏东坡,说人的感情其实有好几种,可分好几个等级,人在不同的阶段爱的方式不同,爱的对象也可能不同。苏东坡爱他的结发之妻王弗,写下被誉为悼亡词千古第一的《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,但在王弗死后第三年他又娶了妻子王闰之,后又有了侍妾王朝云。他为朝云写下大量诗歌,在王朝云死后,苏东坡再未婚娶。也许他最爱的是朝云,但是谁也无法否认他对两任妻子的爱。
    她讲起自己的读者,对她如此信任,愿意把隐私诉说,她对这些痴情的读者,总是非常心疼,总会耐心为她们在答疑解惑,带她们走出感情的迷雾。在泌尿科,一位陪伴丈夫前来治疗暗疾的妻子悄悄告诉她:“我理解他,他一年到头在外面辛苦挣钱,非常辛苦。不管他做了什么,我都不会生气。”
    她讲起自己的母亲。曾听到村里人说母亲婚前曾经写了一封宝塔情诗送给父亲,觉得母亲聪慧而勇敢。与父亲相濡以沫多年的母亲,不幸于2011年离开人世。母亲走后,父亲一下子变得很孤单。作为女儿,她除了对母亲深深的爱与思念外,亦非常心疼父亲。如今五年多的岁月过去了,若是父亲有新的感情她说会支持,“母亲一定也会希望父亲幸福”。她认为,人世间最好的感情,不是生死相随,不是离开你我就孤独终老,而是你走后,我为了你依然好好活着,好好爱着。
    她修过心理学,深谙爱情之道。她说,现在很多的所谓爱,其实是以爱的名义在绑架爱人,去剥夺对方的自由、思想和灵魂。爱情和婚姻都不应该是牢狱和坟墓,而应该是广博的大海,清朗的天空,让两个人都可以手牵手一起遨游,一起飞翔。
    对于感情,昨夜轻风唯崇尚一个字——真!“有些读者还不够宽容。”昨夜轻风说,当读者从人性的高度出发,再去阅读作品时,也许会有不同的体味。
    2015年11月,《此去经年》新书发布会在麦穗书房举行。这是海门文艺界第一场新书发布会,面对大家的关爱,她现场飙泪,深深感动。羞涩低头间,她掷下字句:“希望以后写的文字会更好一点。”

 品
·

在烟雨红尘中,画一场浮世清欢。左岸是纷扰凡尘,右岸是诗意人生。
    文艺的句子反映文艺女青年独立的个性。昨夜轻风说,对文字她有自己的原则,她喜欢写真实的人性,憎恶虚假。因为对人性的了解,对生活的热爱,让她始终坚持自己对爱情、对文字的态度,不为世俗干扰。
    2014年,昨夜轻风被推荐进入江苏省青年作家读书班研修,南通市仅有两人入席。研修结束之后,她开始着手创作一部与海门有关的长篇小说。
    当下,反映海门的本土文学长篇稀少,轻风说,作家应当有所责任和担当,总要为自己的家乡留下一点什么。
    老街渐渐消失了,方言渐渐消失了,一个城市的回忆渐渐消失了。她看到老人的念想,读到城市的回忆,她想把一些逝去的东西找回来,让它们以年轻的姿态出现在自己的小说里,立体的,鲜活的,充满故事的,反映民风民俗的。
    “小说的背景放置于民国时期的海门,故事从四名大户人家的青年身上展开,描写了沦陷期间海门镇上人民的生活状态、思想感情。小说里有爱情,有仇恨,有情怀,更有大爱;有风流倜傥的才子,也有委婉幽怨的小女子。”当下,这部小说的创作已经进入到中期。
    昨夜轻风说,未来小说成型,不一定惊世骇俗,不一定名利双收,只愿用心呈上这篇与家乡有关的小说。
    谦虚的背后,是一份真挚的乡情。
    文学创作源自生活,又高于生活。谈及创作,昨夜轻风还想撰写一本关于医患关系的小说。身在医院,她每天可以看到无数的病人。“在病魔面前,人往往是脆弱的,人性的底子会在医院呈现出来,你能看到各式各样的人,见证死亡和出生,听到哭泣和笑声,一个又一个家庭的悲欢离合折射出这个残忍而又温柔的社会。”
    她说,六六可以写出《心术》,有一天,也希望自己能够创作出成功的医患小说。说完,她洒脱地抚掌大笑,并不顾及自己正在做一次专访。她的笑声爽朗,一如她干净的面容、复古的衣装。
    她知道,继续写,质疑会继续有。但于一个热爱生活的作家而言,写作是快乐的。在文字面前,质疑又算得了什么。
    生活安稳,有人爱,有梦想和远方,有书香和文字相伴,最好不过。
    她有自己的生活态度:用一杯水的单纯,去面对世事的复杂。
    大龄文艺青年许巍在歌里唱:没有什么能够阻挡,你对自由的向往,天马行空的生涯,你的心了无牵挂。
    放在轻风身上,歌里的“自由”,应当就是写作。
    写吧!热爱文字的女子!
    不负这大好时光,不负这烟雨红尘。



Copyright © 国产面膜价格联盟@2017